“最嚴限塑令”生效 看寧夏如何“答題”
2021-01-13 23:45:06   來源:寧夏日報客户端

 

  編者按

  給人們生活帶來巨大便利的塑料製品,卻給生態環境帶來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塑料污染備受社會關注。2007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2008年6月正式實施,我國進入“限塑時代”。有統計顯示,從2008年到2015年,我國商超塑料購物袋使用量減少了2/3以,累計減少塑料購物袋140萬噸左右。

  然而,隨着時間推移,特別是隨着互聯網的普及,快遞、外賣等行業快速發展,“限塑令”的效果開始逐漸弱化。2020年1月1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明確率先在部分地區、部分領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製品的生產、銷售和使用。

  當年7月,寧夏出台《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實施方案的通知》,這被稱為寧夏版“史上最嚴限塑令”。限塑歷程表明,禁限不可降解塑料製品的生產使用,減少白色污染,是一項長期而艱鉅的工作。

  超薄購物袋、塑料吸管、發泡餐盒、塑料餐具,這些生活中習以為常的物品,或將被推出歷史舞台。

  時間表早已確定。

  根據相關規定,截至2020年年底,我區禁止生產和銷售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銀川市城市建成區的商場、超市、藥店、書店、醫院等場所及餐飲打包外賣服務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集貿市場規範和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全區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

  這被媒體解讀為“寧夏版最強限塑令”的法規於2020年7月正式出台。距離“大限日期”過去半月有餘,銀川市商超、藥店、餐飲等重點場所推行效果如何?“限塑”時間表是否管住了不可降解塑料袋?面對不斷升級的“限塑令”,有人尚在觀望,有人早已入局。

看市場

  仍有場所依舊我行我“塑”

  連日來,記者在對銀川市大中型商場、商超、書店等經營場所走訪發現,這些地方可重複使用的塑料袋佔據主流,部分商超已經將可降解塑料袋放在了醒目的位置上。而在農貿市場、早市及小餐飲店,不可降解塑料袋仍時有現身,很多小飲品店裏,塑料吸管堂而皇之地“站”在吧枱。

  在銀川市金鳳區CCPARK商超,營業員樵雪芹明顯感覺塑料袋使用量逐年下降:“目前來看,老年人自帶購物袋的較多,年輕人還是傾向於購物後買塑料袋。但總的來説,這兩年塑料袋使用量較之過去有了明顯下降。”

  “2020年12月起,公司對各連鎖超市中提供的不可降解塑料袋進行更換,年底全部更換完畢。因成本關係,可降解購物袋小號0.6元、中號0.8元、大號1元。公司已聯繫廠商提供更多如仿布、紙製等不同材質的環保購物袋,方便顧客選用,並呼籲顧客自備循環利用的購物袋,以減少一次性用品。”1月10日,華潤萬家生活超市長城東路店相關負責人説,為廣泛宣傳綠色環保購物理念,該超市將支持限塑行動的宣傳語放在收銀台醒目位置。

  相比大型商超,農貿市場、飲品店及小型餐飲店執行“限塑令”的情況不盡如人意。

W020210113605289734660.jpg

塑料吸管依舊充斥市場。

  記者走訪同心路農貿市場、新世紀冷鏈物流中心等地發現,每個攤位上都掛着免費塑料袋,大多數塑料袋上沒有標註生產廠家和生產規格標誌。“我們這裏賣得最火的塑料袋每卷50個,批發價3.5元。”同心路農貿市場批發塑料袋的攤主告訴記者,記者發現其攤位上批發的塑料袋很薄,有明顯異味。新世紀冷鏈物流中心一家商行裏,生產廠家、材質等標識齊全的可重複使用塑料袋被堆在貨架最高處鮮有問津,而便於顧客拿取的塑料袋薄如蟬翼、論斤售賣。

  穿梭在農貿市場的消費者中,幾乎每人都拎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有的人買一樣菜就會套一個塑料袋。同心路市場一名銷售油炸食品的商販,將剛出鍋的油條裝入免費塑料袋中遞給顧客。“多少年都這麼用,我怎麼知道塑料袋合不合格?”商販説。

  “按照‘限塑令’進度安排,今年起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銀川市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説。記者走訪發現,除肯德基等大型餐飲店已經將塑料吸管替換成紙質吸管外,其他絕大部分飲品店都還在使用塑料吸管。銀川市步行街麥克風飲品連鎖店裏擺放着很多塑料吸管和塑料杯,工作人員稱所有塑料製品都是由總公司配送的。

  記者隨機走訪了銀川市興慶區兩家藥店,結賬時,工作人員仍在提供免費超薄塑料袋。“顧客都習慣用免費塑料袋,而且我們也沒有接到不能使用這種塑料袋的通知。”一名工作人員説。

W020210113605290649957.jpg

每個攤位前塑料袋必不可少。

  看替代

  遍尋市場鮮見替“袋”產品

  記者注意到,“寧夏版最強限塑令”將不可降解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具、賓館酒店一次性塑料用品、快遞塑料包裝列入禁止、限制使用的塑料製品行列中。

  “限用、禁用這些塑料製品後,市民可以選擇哪些替代品?”採訪中,無論是經營者還是消費者,都提出了類似的疑問。

W020210113605291371428.jpg

一些餐廳推出可降解餐具。

  “市場上塑料製品的替代品很少,可以買上用玉米秸稈製作的紙質餐具,但是價格貴,難以批量使用。”銀川市東泰陽光菜館負責人説,隨着“限塑”工作的推進,如何找到符合要求且物美價廉的替代產品,是很多中型規模餐飲店業主面前的現實問題。“建議我區相關部門能關注塑料製品可替代品的研發及生產,以滿足廣大羣眾的基本需求,讓大家不因‘限塑’而影響日常生活。”這名負責人説。

  “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製品,應有物美價廉的替代品,讓市場實現有序過渡。"自治區市場監管廳相關負責人説,就全國市場而言,目前的替代品還不足以完成現有塑料製品退出市場以後的“補位”作用。  

  “實施生活垃圾分類,能夠有效推進大多數塑料廢棄物得到合理的回收與處置,但再密閉的垃圾回收系統也難免會有一部分塑料廢棄物泄漏到自然環境中。因此,率先禁用、限用這部分容易泄漏到自然環境中的塑料製品,可以減少泄漏到環境中塑料製品的增量。”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相關負責人説。

  “我區在禁止或限制使用相關塑料製品的同時,重點要推廣應用替代產品和模式,培育優化綠色新業態。”自治區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我區將推進塑料廢棄物規範回收和處置等系統性措施,推廣應用替代產品,培育優化新業態新模式,強化企業綠色管理責任,推行綠色供應鏈,積極推廣可循環、可摺疊包裝產品和物流配送器具,鼓勵企業使用商品和物流一體化包裝,建立可循環物流配送器具回收體系,全面推動郵件快件包裝減量化,推動減少二次包裝。

W020210113605291011840.jpg

陳放在商店裏不可降解塑料。

  看監管

  部門眾多尚未形成合力

  “做好塑料污染治理工作需要多部門共同發力、相互配合、協同推進。此次自治區下達的‘限塑令’,任務明確,職責清晰,市場監管部門主要負責塑料製品的質量監管。”1月11日,自治區市場監管廳相關負責人介紹,“禁止生產和銷售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購物袋、厚度小於0.01毫米的聚乙烯農用地膜;禁止以醫療廢物為原料製造塑料製品;禁止生產和銷售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籤;禁止生產含塑料微珠的日化產品,這些都是市場監管部門重點檢查的內容。” 

  為保證此項工作抓出成效,自治區市場監管廳連續多年將農用地膜列入《重點工業產品質量安全監管目錄》並開展產品質量抽查。2020年11月,組織全區市場監管系統進一步開展了聚乙烯農用地膜和塑料購物袋生產企業檢查和產品質量抽查工作,共檢查生產類企業9家,經營類企業191家,對納入淘汰類產品目錄的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籤的生產企業和銷售單位以及含塑料微珠日化產品生產企業開展全面排查。產品質量抽查方面,共抽檢農膜、購物袋樣品182批次,其中,農膜質量合格率95.7%,塑料袋質量合格率為46.5%。

  “從抽檢結果看,製售厚度及其他質量參數不達標的聚乙烯農用地膜和塑料購物袋的現象依然存在,有些還比較嚴重。除依法嚴厲查處這些違法行為外,還需要進一步加大宣傳力度,壓實企業主體責任,突出重點領域、重點環節,持之以恆抓下去,絲毫不能鬆懈。”自治區市場監管廳相關負責人説。

  記者瞭解到,目前各部門對限塑工作的開展尚未形成合力。在關於限塑令的推進落實方面,主管部門主要是先從大商家入手,通過他們的影響力,帶動小商家和市民。但使用一次性塑料製品的商家中有很多小攤小販,他們環保意識相對薄弱,監督難度較大。

  《自治區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實施方案》出台,明確自治區發改委、生態環境廳、工信廳等12個單位及各市縣區政府合力攻堅治理塑料污染,目前各部門聯動開展限塑、禁塑的工作機制尚未建立。寧夏社科院研究員李祿勝提出,由於各部門職責不同,對於“限塑令”工作理解不同,會導致彼此之間的溝通不暢、配合不力。而“限塑令”出台後沒有相應配套的法規跟上,也會給監管執法工作帶來一些困難。他建議,各部門應快制定和出台與“限塑令”配套的地方性法規或政策,進一步細分有償使用塑料袋的場所,細化監督管理辦法和行政處罰規定,明確相關部門職責和行政處罰依據,發改、生態環境、商務等部門應聯合建立“限塑令”工作長效機制。

  看長效

  專家呼籲建立“限塑”第一責任人制度

  “繼國家出台升級版的‘限塑令’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進行了重新修訂,對生產、銷售和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製品的行為進行了法律上的約束。”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相關負責人説。依據法律規定,國家依法禁止、限制生產、銷售和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製品,商品零售場所開辦單位、電子商務平台企業和快遞企業、外賣企業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向商務、郵政等主管部門報告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製品的使用、回收情況。

  “今後,未遵守國家有關禁止、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製品的規定,或者未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報告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製品的使用情況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商務、郵政等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1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的罰款。”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相關負責人説。

  自去年年底至今,記者在持續關注限塑令在寧夏的落地情況中發現,繼寧夏出台升級版“限塑令”後,除大型商場、傳統大型餐飲企業、新型餐飲行業業主和書店業主已經轉變意識積極尋求塑料替代品,但更多的小經營户、農貿市場等重點場所對限塑令的執行還沒有動起來,依舊沿襲着老辦法,各種渠道來的不可降解塑料袋仍然活躍在市場,還有一些業主用貌似看着質量好的不可降解塑料袋充當可降解的塑料袋來銷售,消費者根本沒有辨別能力。

  寧夏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李霞建議,應建立“限塑”第一責任人制度,將市場開辦單位及經營者作為“限塑”第一責任人,引導和督促其杜絕使用超薄塑料購物袋,以防止超薄塑料袋流入市場。各地應該加強宣傳力度,提高公眾環保意識,呼籲市民擔當應盡的社會責任,重新提起菜籃子,重複使用耐用型購物袋,減少使用塑料袋,在社會上形成“人人環保”的良好風氣。

  “限塑”需“提速”

  “最嚴限塑令”,似曾相識。

  2008年6月起實行的限塑令,至今不可降解塑料袋仍未銷聲匿跡。究其原因,“限塑”過程中,執行層層“限速”。

  多年來,對限塑始終是“口號喊得震山響,落實起來輕飄飄”,始終留有“商量餘地”,以至到目前,我區還未有真正意義上的塑料製品替代品規模化上市。

  無以替代,限塑難免流於表面。如今,在不可降解塑料產品使用的“重災區”在農貿市場裏、網購產品中,在執法部門人手嚴重不足的情況下,怎麼管?誰來管?對使用者該作何處罰?一系列管理難題有待解決。

  不可降解塑料製品對環境保護危害之重,已成共識。“限塑”早就不該只是説説而已。

  制定地方性法規,重點部門牽頭,研發替代產品,全民形成合力,要讓“限塑”真正“提速”,讓環保深入人心。(記者 李錦 秦磊 智慧 實習生 馬馳 龔依然 文/圖/視頻)

推薦視頻

我要分享